ENG-
一個牧師投身商界的故事
2015-08-13

我叫Geoffrey,從事理財策劃,是一位職場牧師。
 
你可能聽過很多商人離開他們的業務和高收入,轉行當牧師的故事,但你有聽過牧師轉行當商人嗎? 許多人都很好奇,想知道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那麼我就和你分享,神如何帶領我走上這一步。
 
我在香港出生,之後往加拿大多倫多讀高中,大學唸物理學,在美國上研究院。大學時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教會幫忙,協助管理和建立不同的團隊和個人,靠著神的恩典,我們的團契從三十多人增長至超過八十人。這事奠定了我一生以服務上帝和他的子民為志願。
 
 我認為更好的管理會為教會帶來美好的改變,於是我到美國唸MBA。但我很快就發現,在這個金錢掛帥的世界,我總是感到莫名的不安和抗拒,當時我無法解釋原因(後來才明白,這個我以後再談)。
 
畢業後我沒有動機要賺很多錢,一時間不知何去何從。當時我在洛杉磯的姐姐有一家麵包店,需要人幫忙,我便過去了,怎料糟糕的經濟打擊了整個美國,所以我為她作出的最大幫忙,就是決定關閉業務!
 
「我應該不屬於商業世界吧,」我的心告訴我。「我應該更好地裝備自己來服務上帝和他的教會。」所以我決定去唸神學院。
 
神學課程很艱辛,感恩神為我開了很多路,讓我一面上學,一面在教會做兼職和實習,我工作很勤奮,付出遠比收入多,但我孜孜不倦,主任牧師也很愛護和照顧我,我們的關係很好,我相信今次我走對了路。
 
根據我們的約定,我畢業後我會成為這教會的全職員工。畢業前三十日,我打電話給主任牧師問他有關的安排,他以一個非常冷漠的聲音對我說,「我們不需要你了! 」我問:「有什麼你要我知道嗎? 」「沒有! 」他說,「我們不會留你在這裡。」如冰的談話就這樣結束了!
 
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,我無法弄清楚這些受人專敬、而我也特別敬重的人的真面目! 我以為這些和我一起活在​​天堂的人很關懷別人,但實際上他們不是! 他們的說教多麼動人,令人們哭泣,獻身於上帝,但他們竟然傷我最深!
 
之後的三十天像是地獄! 在星期天的崇拜,主任牧師宣布我將要離開這個教會,到其他地方進修,我幾乎想站起來說:「騙子! 騙子! 放火! 」如果當牧師和牧會是這樣,我不想成為其中一員!
 
我的人生已跌入深谷! 我的心碎了,夢想破了,前途沒有了!
 
然而,上帝並沒有放棄我! 在這三十天當我讀聖經,或做論文時,我總看到神告訴我不要放棄的信息,好像在鼓勵我要堅持下去,並藉此訓練自己為以後的事作準備。
 
這時,救我出谷底的是在神學院學到的一套貫通「身心腦靈」的法則。原來,大多數的神學畢業生因為種種的個人問題,不能在他們的第一個差事待超過十八個月。因此,學校有一套特殊的方式來訓練我們來處理自己的個人問題。
 
神就是要我狠狠地面對自己的問題! 這法則告訴我,「問題」本身不是問題,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看「問題」的方式,要健康地看待問題,我們必須先了解自己相信了什麼謊言。
 
我深入的檢視自己的謊言,反覆的內省,當我從撒旦的謊言中甦醒過來,才開始活在神的無條件的愛中,這讓我不再活在恐懼中,而是活在豐盛,這並不意味著我有很多的金錢物資傳遞給他人,但當我確信在任何情況下,神的愛都是無條件的,就轉化了我的生命!
 
我帶著神給我的恩典和力量,重新出發,之後成為南加州一間宣道會的主任牧師,期間經過許多高低跌盪,但由於我的自我觀健康了,我可以把問題一一面對。因為我學懂先尊重每個人,所以每個挑戰都為我蠃得更多的尊重。
 
在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時,在內心深處我感覺到上帝已經部署好讓我祝福更多中國人,雖然我完全享受在洛杉磯這個教會的事工,但我決定變賣一切,在2004年搬回了香港。
 
好了,現在要回答為什麼我從了商。回香港時我的妻子已在保誠保險工作,我知道我的思想和文化非常西化,大概不適合香港的教會文化。因此,我的妻子問我會否考慮加入保誠,她說很多在職場的基督徒需要被牧養。如果我可與人們一起工作,那我就可以更加緊密地牧養他們,他們應該可以從我學到的材料中得到巨大的益處。
 
我知道在香港有些人不大看得起保險銷售,但如果我的自我概念是建基於神,而不是在職銜,或別人的評價上,那麼從事什麼工作,會是問題嗎?
 
神給我的經歷和教導,已經培養了我帶動更大的影響力的決心和能力,祂教懂我如何以健康的狀態應付任何挑戰,服事他人,建立健康的職業生涯,和健康地賺錢和使用金錢。
 
我常常和同事說:「無論你賺錢多、賺錢少,在神的眼中,你都是一樣的重要。如是這樣,你為什麼不賺多一點?」
 
我一年前加入了Jseekers這個以營商榮耀神的大家庭,希望和更多營商或在職的基督徒交朋友,如果大家有任何問題,歡迎交流。